胡不归灬return

人就像一本书,你要挑一本好看的书来看。

因为有太多感动不能忘记,也因为一起走过,所以不能放下人生的这一程😊

胭脂雪冷:

刚刚在b站看到一位小天使的评论。
她说为什么我们这么固执,因为如果连我们都走了,他们就真的消失了,即使他们在另一个时空依然存在。
简直是暴击,瞬间泪目。

马上就要两周年了,这两年里有过多少次纠纷抗争;有多少人走,多少人来;千万支笔下又有多少悲欢离合,情深意重,嬉笑怒骂,欲念嗔痴……难以统计,难以衡量。
其实谁都不敢承诺说究竟能爱楼诚多久,但是只要还爱一刻,就尽全力去爱吧。
因为我们爱的不仅是楼诚本身——他们已经有太多的优点值得去爱——我们爱的还有自己一片至纯的深情,和一腔难凉的热血。

写在两周年到来前。
愿与诸君共勉之。

  暑气正盛,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十月已在招手。

  我只是有些疑惑,好像上一秒还是少年,这一刻却迎面撞上了人生的分水岭。

  醒来又睡去,没有春秋却有冬夏,窗沿上不是撒满了阳光就是落满了灰尘,跳蚤却把这一切啃咬地斑驳。

  漫漫人生,还愿我想要的都拥有,得不到的都释怀。

欢迎小伙伴们参与话题“伪装者二周年 ”(今年的8月31日,你还在这里吗?)

伪装者二周年了,我还是被b站欧美圈大大们安利入圈的,后来又来到了lofter。。。。太多感动说不出,只盼十周年、二十周年,我们都还在伪装者的圈里,爱着所有人,不离不弃❤️

周子珺:

亲爱的小伙伴们,还记得2015年8月31日的《伪装者》首播吗?


转眼之间就快两年了!!!


今年的8月31日是《伪装者》开播二周年纪念日!也是《伪装者》同人圈二周岁的生日!!




两年的时间,对一个同人圈来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算短了。


两年来,我们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;


两年来,有小伙伴离开,也有新的小伙伴不断加入;


两年来,我们涌现出许多优秀同人作者/画手/P图手/剪辑手……,创作了无数优秀的同人作品;


两年来,我们曾多次蝉联LOFTER同人榜冠军,至今仍占据殿堂榜首位;


两年来,我们聚集在这里,有欢笑,有感动,更有收获;


……


两年了,我们一直坚信《伪装者》同人圈绝不轻易狗带!我们还要再战五百年!!




今年的8月31日,你还在这里吗?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伙伴们还记得lo主去年发起的“伪装者一周年”纪念活动吗?


——》欢迎小伙伴们参与话题“伪装者一周年纪念”


今年lo主又来搞事情啦~\(≧▽≦)/~


在《伪装者》开播二周年的日子即将到来之时,让我们都来留下点纪念吧!


写文章、画画、P图、写书法、剪辑视频……都可以啊,哪怕只是写一两句想说的话!


带上“伪装者二周年”的标签tag,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吧~~~


还在等什么?赶快呼朋引伴一起来high吧~\(≧▽≦)/~~~~~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笙歌慢:

从今后若有人问起

只说是饮冰未及十年

便有一群英雄被凉了心

何人与我同往

巫见:

    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
      他停住脚步,轻抚上剑柄。
    “这把剑,是老师从前的佩剑。”
    “老师当年,执此一剑,十步杀一人,尸山血海里走过,杀到白衣变血袍,告诉天下所有人,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,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。”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入门时,老师要我对天地立誓,只有这一句话。”
 
    “但我今日不想拔剑。”



    “可你的敌人在里面,这不算背誓吗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 他沉默地太久了,连我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了。
    “一个国家的兴衰荣辱,真的是我们寥寥几人能撑起来的吗?”
    “我的老师昔年征战天下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
        我的师叔当日八方浴血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”


    “今天我的敌人,不在里面。”


    “国家不是靠一代人,靠几个人撑起来的。而是一代代人,多少人倒下去,就要有多少人站起来。”
    “我今天不从这扇门里走出来,总有一天,会没有人再愿意做英雄。”
    “为国效死是我辈荣耀,我只怕自己死得不值得。”




    “更何况,”
    说到这里,他突然笑了。
    “我当年入老师门下时,还不知道何谓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那时候只是个一味崇拜着老师,想做像他那样的大英雄的少年。”
    “是他教我何为剑,是他教我,何为国。”
    “现在,我要去寻他回来。”




    他转过身,在黑暗里扫视过一周,轻声说:
    “何人与我同往。”


    黑暗里站起了许多人,他们沉默地走到这个年轻人身后,就像多年以前,他们追随着他们的老师,踏过每一片战场。


    “走。”




    “你们的老师,可能不会愿意看到你们为他这么做。”
    他停下脚步。
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 “等老师回来,我会自行向他请罪。”




    我坐在原地,脑海中飞掠过很多事情。
    我想起嵇康,想起广陵散,想起他的三千太学生。
    他们的老师不会成为嵇康。
    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,他大概也是情愿的。
    这个国家有顽疾要治,有毒瘤要清。他大抵会情愿做这个导火索,而他的弟子,是第一个执起火把的人。
    他会点亮第一处烽火,暴露出这个国家的第一处沉疴。



   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远远地离去,清风拂过流云,露出今晚第一缕清辉。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我的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这句话。


    今夜月色真美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